<pre id="9xttx"></pre>

              <ruby id="9xttx"></ruby>

              ×

              登錄

              點擊刷新驗證碼

              ×

              注冊

              點擊刷新驗證碼

              廣東華網電力售電有限公司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告欄

              收藏 | 未來廣東電力現貨市場究竟如何運行?

              發布者:華網電力發布時間:2018-07-12

                    最近,關于廣東電力現貨市場的消息開始密集傳出,尤其是在7月5-6日召開的南方(以廣東起步)電力現貨市場交易規則專家研討會暨市場監管研討會上。也有消息透露,交易規則即將公開征求意見,這會是我國首個電力現貨市場交易規則。

                   正式的交易規則發布前,我們結合1月24-25日和7月5-6日兩次南方(以廣東起步)電力現貨市場交易規則研討會的會議材料,來大膽推測廣東電力現貨市場未來可能的一些細節。

              要點1、日前現貨開市前,都屬于中長期市場,買賣雙方可以自主修正各自的購售電曲線和價格。


              思考此處明確了中長期合約肯定帶有曲線(與現在的中長期市場只有一個電量數字完全不一樣)。7月5-6日研討會上,確認未來曲線將分解為電網負荷常見的96點。

              在此電量曲線下,買賣雙方可以自主協商分解,但買賣雙方是天然的對家,賣方希望電量盡可能分解到夜間負荷低的時段,買方希望盡可能分解到負荷高的時段,這就需要雙方在各個時段達成一致,在雙方沒有類似仿真系統或其他客觀參考依據時,取得共識還有難度,所以估計市場初期購售雙方會大量接受市場給出的標準曲線。

              在PJM等成熟市場,中長期交易電量一般能占到總交易量的75%左右,所以中長期市場是購售雙方利益影響最大的一塊,如何簽好差價合約是購售雙方都會特別關注的焦點,尤其是市場初期,沒有以往歷史可供參考,雙方更是難以達成一致,況且還涉及到非常復雜又難有共識的曲線分解。

              隨著市場的運轉,會積累出歷史成交規律,而且大家會逐漸使用仿真系統,這樣購售雙方對未來各個時段的價格預期會有一些共同的客觀因素來參考,有助于大家達成一致的預期,只有一致了才有可能簽署差價合約。

              要點2,中長期市場交易形成的合約是差價合約,并不是物理合約。這個市場相對于現在的中長期市場來講是一個顛覆,并不是繼承或者延伸。


              思考現貨市場中,中長期合約不要求物理執行,只是一個風險對沖手段。

              舉個例子:忽略曲線等復雜因素,某電廠和售電公司簽了某一時段1億電量,價格為4毛,這僅僅是雙方約定的一個金融差價合約,到了指定時段的現貨市場中,發電廠可選擇是否發電,如果現貨市場的價格不錯,高于邊際成本就發電;反之,價格不好,低于邊際成本就不發。

              具體一些:此發電廠在某一出力水平下遞增成本是3毛,其報價會略高于3毛,如果市場出清價高于3毛就發電,低于3毛就不發電,這時候就可以完全無視金融差價合約了。什么概念呢?其合約約定了以4毛錢交貨,那么到了現貨市場,該電廠有兩種選擇:一種是自己生產并且交貨,另一種是從市場購買然后交貨。所以就能夠解釋上面的現象了:如果市場出清價高于發電成本,該么該電廠自主發電來交貨更合算,如果出清價低于發電成本,那在現貨市場買電來交貨更合算。

              再具體一些:假設現貨市場出清價為2毛,那該廠選擇不發電將更為明智。以下是廠長的小算盤:如果我廠按成本報價3毛,報價不能中標,但是其他電廠的機組中標發電了,相當于我要支付2毛給其他機組,但是因為有金融差價合約在,購電方需要向我支付4毛,相當于我不發電還能掙2毛,如果自己發電交貨,成本是3毛,收入還是4毛,只賺1毛。

              算盤一打,廠長隨即吩咐機組停機。于是有了傳說中的“工人回家休息,廠長在辦公室數錢”。

              要點3,在現貨市場中實際發電的一定是清潔低碳、報價低的機組優先發電。

              思考中長期合約形成的合約僅僅是金融差價合約,在現貨市場中并不一定物理執行。這個對電力市場和電力系統來講都是很科學的,這樣可以保障在現貨市場中實際發電的一定是清潔低碳、報價低的機組優先發電,因為低于成本的價格去發電并不合算,哪怕是基數電量,到了現貨市場也不一定選擇發電,有可能別人發比我自己發更合算,因為政府給我的基數電量也是一個差價合約(僅適用于廣東B類機組,A類機組要求物理執行)。

              假設我是一臺成本特別高的小機組,政府給予我的基數電量合約是標桿電價,而現貨市場出清價比我成本低,我自己發電交貨還不如從市場上以出清價(讓其他低價機組中標發電)買電交貨更合算。這樣一來,這類機組起碼還有一點收益保障,不至于在市場初期就面對巨大沖擊而紛紛倒閉,這也是市場設計者不愿意看到的,另外一方面也保證了在實際發電過程中,總是那些低碳清潔高效低價機組在出力,符合市場建設的初衷。
              要點4,用戶側(購電方)僅申報次日用電需求曲線,不申報價格(報量不報價)。


              思考如果用電需求方需要申報價格,那么就需要考慮節點電價的問題,用電需求要申報到具體節點,大用戶還好說,可以明確具體節點,像廣東市場的絕大多數售電公司如果要將其代理的所有用戶申報至不同用戶所在節點,并申報分時段需求,這個挑戰太大了。

              根據之前廣東交易中心要求售電公司申報的通知,申報的是第二天總的用電曲線,所以可以預測市場初期購電方申報總量就行,而價格不細分到每一個用戶所在節點電價的話,意味著會有一個統一的價格,而這個價格既然統一,那么購電方在市場初期會是價格接受者(從這份課件來看會是全省節點電價加權平均)。

              這也符合市場的現狀,在長期的計劃電體制中,用戶負荷彈性很小,而且有了中長期合約的價格對沖,價格響應負荷的要求在市場初期不會太高。根據國外成熟市場的經驗,等到市場相對穩定太成熟之后,有一部分負荷報價曲線會有小尾巴,大概不到10%的負荷是價格敏感的。

              來源:晶見

              關閉
              咨詢熱線:

              0752-3289788

              在線客服
              久久久久久一级毛片高清,久草AV一区,久久高清精品A级毛片,久久r热精品竹菊影视,中文字幕国产在线播放,在线播放一区二区

                      <pre id="9xttx"></pre>

                          <ruby id="9xttx"></ruby>